雍正单色釉知多少?

看雍正瓷器、写雍正瓷器最大的收获就是艺术鉴赏的提高,所以说:看雍正就是看艺术品味;看康熙就是看古朴大气;看乾隆就是看巧夺天工。各有各的张力,这个张力让他们在各个领域都发挥到极致!

颜色釉是指釉料的装饰颜色。在制作无色透明的釉料时,加入金属氧化物作为呈色剂,颜色釉有单色釉与杂色釉之分。

1、单色釉也叫纯色釉,是指单一的颜色,如天蓝、祭红、霁青、霁蓝、黄釉、白釉、绿釉等单一釉色;

2、杂色釉,是指烧制过程中釉的相互交融变幻呈现的多种色彩,如窑变、青金蓝、洒蓝、铁锈花、虎皮斑、炉均釉等。

炉钧釉为雍正窑创烧乃是仿烧宋钧釉的一种窑变花釉新品种,因是在低温炉中两次烘烤而成,其釉面肥厚莹亮,釉内结晶体呈深浅不一的红紫、蓝、绿、月白等色,自然流淌交融激荡。

雍正杂色釉也是战果累累!【雍正炉钧釉绶带如意耳葫芦尊】也获得2470万港元的收获!

茶叶末釉釉面呈失透状是釉中的氧化铁、氧化镁与硅酸化合而成的结晶黄绿掺杂神似茶叶细末而得名,雍正器釉色多偏黄俗称“鳝鱼黄”。

唐英是实干家,他撰写成《陶成记事碑文》,概括了五十七个烧造品种,其中有近三十种颜色釉。

“仿古采今,凡五十七种。自宋大观,明永乐、宣德、成化、嘉靖、万历诸官窑、及哥窑、定窑、均窑、龙泉窑、宜兴窑、西洋、东洋诸器,皆有仿制。

其釉色有白粉青、大绿、米色、玫瑰紫、海棠红、茄花紫、梅子青、骡肝、马肺、天蓝、霁红、霁青、鳝鱼黄、蛇皮绿、油绿、欧红、欧蓝、月白、翡翠、乌金、紫金诸种。

又有浇黄、浇紫、填白、描金、青花、水墨、五彩、锥花、拱花、抹金、抹银诸名。”

由于他本身就是工艺美术大师,精通瓷器烧制的所有的工艺流程,致使雍正朝颜色釉烧制水平有了跨越式提高,他为雍正颜色釉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大凡唐英《陶成记事》提到的釉色几乎都囊括在内,仿古诸釉的凝重;淡黄釉的典雅;霁红釉的高贵;霁蓝釉的肃穆;胭脂水釉的妩媚;天蓝釉的静谧;粉青釉的晶纯;秋葵绿釉的鲜嫩;洒蓝釉的飘忽;窑变釉的奇妙,美不胜收。

清代单色釉的烧造尤以雍正时期最为鼎盛,其品种之富、水平之高均达到了历史顶峰。

根据唐英在雍正十三年著《陶成纪事》所载,此时已能烧制出多达五十七种釉彩,其中有三十七条是专讲单色釉的,可见当时的盛况。

颜色这么多,像找齐了不容易,找不齐又很遗憾,雍正颜色釉可以写出一个宏伟大作,没办法限于整个《细说清代瓷器》的篇幅,就分为两篇述说,一次找不齐,就二次,三次,艺库的会员也确实给力,写到哪里,就有哪方面的新藏品入库,雍正颜色釉一直被忽略,这次补充进来了不少!

单色釉可以分成几大类,可以从三原色上分:红、黄、蓝;也可以太阳光折射的七色光:赤、橙、黄、绿、青、蓝、紫。

历史上,许多时代都有颜色釉的杰出代表作,如宋代的青釉和钧红,明代的霁红,清代的郎窑红、乌金釉、茶叶末釉等。

其他还有结晶釉、窑变花釉、茶叶末、钛花釉、裂纹釉、唐三彩、龙泉釉、蜡光釉、金砂釉、变色釉、三阳开泰、霁蓝釉等。

另外还有低温颜色釉如:西洋红、胭脂红、孩儿面、粉红、辣椒红;鹦哥绿、苹果绿、浅绿、鱼子绿、瓜皮绿、炉均翠苦绿、浇绿;正黄、浇黄、淡黄、鱼子古铜、黑地浇紫等。

雍正时期的单色釉太多了,上哪找去?看来只有去北京故宫了!据资料统计,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雍正官窑颜色釉瓷将近两万件,包括二十多个品种,大多是清宫旧藏,少数是解放以后由国家调拨及其它渠道收购而来,大凡唐英《陶成记事》提到的釉色几乎都囊括在内。

清雍正柠檬黄釉、粉青釉、冬青釉、豆青釉、白釉、红釉、胭脂红、霁青、厂官釉、天蓝釉、仿古玉釉什么都有。

先亮亮我们艺库有的单色釉,据说雍正菊花盘有十二色,还差七色,看不到全的怎敢细说!

拿别人的雍正颜色釉拍品、藏品,不能上手,总不这么自信,还好这些拍卖公司的拍品都十分清晰,也可以看的明白!

清雍正朝官窑瓷器,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大胆创新,虽然仅存13年,但粗湛绝妙,无与伦比,尤其是颜色釉方面成就卓越,仿古创新,新添十数种鲜艳的新釉色,代表了雍正官窑的最高水平,它所达到的艺术境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今没有人能够超越。

除了国家稳定,国库充盈外,关键还是皇帝的艺术素养和一批勇于向艺术高峰攀登的人。

从整个封建社会看,皇帝的喜好可以影响整个朝代的艺术发展倾向。一般的文人士大夫,仅仅沉湎于自我欣赏,而最高统治者的审美则可以贯穿到所有的宫廷艺术品的制作中。

雍正皇帝学养深醇,眼光极高,追求器物的至善至美,对御用颜色釉情有独钟,“上有所好,下必从焉”。

御窑场把皇帝的喜好作为色釉调配的唯一标准,严格按照造办处提供的样品配釉烧制,生产出一批胎土细腻,体现宫廷艺术雅、秀、精、巧的高贵气质的颜色釉瓷器。

《清宫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下简称清档)记述了养心殿造办处每年所做的活计,其中多处提到颜色釉瓷器。

“雍正四年六月十一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员外郎海望持来双喜耳瓷瓶一件。奉指:此瓶釉水虽好,称不得上好,尔传年希窑再烧时比此颜色做精细,著款式亦更改些,再造办处亦照此颜色釉水合配著看。”

“七月初九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郎中海望持出各色瓷碗二十七件、盅二十件、盘二十件、小碟六件、渣斗一件、小花瓶五件。奉旨:交年希尧做样用。钦此。”

内务府造办处的木作和漆作每年都要给收贮的东西配置附件,配木座、做囊匣。每年春、秋两季景德镇运到皇宫的瓷器也会先挑出好的请皇上过目,以决定来年御用瓷生产品种和数量。

在进呈上来的瓷器中,雍正色釉品种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可见雍正皇帝对颜色釉瓷器偏爱有加,雍正颜色釉的高度发展与皇帝的喜好密切相关。

由于瓷釉内含不同化学成分,瓷器烧成后就呈现出不同的单一色泽,如青釉、红釉、黄釉、黑釉、绿釉、蓝釉和白釉等。单色釉瓷器虽然颜色单一,但在某种程度上却是对“美到极致是自然”这一境界的经典诠释。

以釉色作为装饰是瓷器工艺中最早的装饰手段,早在东汉就出现了以铁为主要呈色剂的青瓷和黑瓷南北朝时期,白瓷成功烧造,到唐代则已出现南青北白、如冰似玉的邢窑和越窑名品。

在唐代以前,中国瓷器以单色釉为主,不过从艺术角度来说,这一大段时间瓷器的造型、色彩较为拙朴实用,多和现代人的审美观有距离。

宋代是单色釉瓷器的繁荣时期,所谓五大名窑均为单色釉瓷器,各以具有特色的釉色和质地擅名。元代以后彩绘瓷器后来居上,发展迅猛,但单色釉瓷器仍不断发展在工艺上屡获突破。至清代,更集大成形成了绚烂多彩的单色釉品种,成为景德镇官窑的四大名瓷之一。

宋代,单色釉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特别是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单色釉瓷器的烧制工艺更是达到了鼎盛时期。

单色釉瓷器胎体优雅、流畅,釉色纯正、明快,部分单色釉瓷,釉下的暗刻刻花,似有似无,既不失单色釉的素雅,又有图案可供养眼品赏,可谓雅上加雅。光照下更是剔透玲珑,精美无比。

单色釉瓷器不浮、不嚣、不靡、不媚,与彩釉瓷器相比,浑然天成、素雅淡净,是公认的陶瓷制品中的“大家闺秀”。

清代单色釉的烧造尤以雍正时期最为鼎盛,其品种之富、水平之高均达到了历史顶峰。唐英能够烧制多达五十七种釉彩,有三十七条是专讲单色釉的,可见当时的盛况。

清代黄釉瓷烧制最好,艺术水平最高的当属雍正一朝。雍正黄釉不仅在于此时期的黄釉瓷造型完美、做工精细、胎薄、质细,更重要的是此时期在釉色上有所创新,烧制出了多种新釉色。

雍正时期是清代制瓷的鼎盛时期,以造型丰富,品种多样而著称。雍正时期较短,相对于乾隆、康熙时期,瓷器的存世量也更稀少,但是雍正黄釉在釉色上有所创新,烧制出了多种新釉色。

釉色有娇黄、蛋黄、蜜蜡黄、柠檬黄釉等,其中蛋黄釉瓷是雍正首创,蛋黄釉是一种虽有粉质的乳浊彩釉,比浇黄釉更为浅淡,不透明,似蛋黄色,又名“蛋黄釉”或“西洋釉”。

器形有觯瓶、观音尊、莲花形折腰盆,及盘、碗、杯、碟等。这种黄釉品种一直延续烧制嘉庆、道光年间。

雍正一朝的黄釉瓷以柠檬黄釉瓷最为出名,釉嫩,视觉感强,世人以此黄釉为清代黄釉瓷的最高水平。

雍正黄釉总体上看釉色温润、晶亮,器型工整、端正,给人以高贵的感觉,彰显皇家气派。

清代雍正皇帝最爱单色釉瓷器,不仅爱其恬静之釉质、素净之风格,更爱其娇美之形体,所以雍正瓷器素以造型娟秀、胎釉精细著称于世。

雍正一朝的黄釉瓷以柠檬黄釉瓷最为出名,淡黄釉瓶、柠檬黄釉杯子、菊瓣盘等品种颇受欢迎。

浇黄釉是以氧化铁为呈色剂在氧化气氛中烧成的中温釉,创烧于明宣德.坚实牢固不易剥落,且呈色鲜润娇嫩,恰如鸡油,故又称之“娇黄“、“鸡油黄“。

因 “黄““皇’‘谐音,故明清两代烧制之内外纯黄釉之器亦是帝后专用,弗能偕越。

雍正窑浇黄器,釉色较康窑稍浅,匀净明亮.光润无纹,呈半失透状,胎骨均极精细。

柠檬黄又称淡黄,乃雍正窑创烧,是一种比浇黄更为浅淡的中温釉,其釉色鲜嫩如洗娇媚可人,釉面光洁明丽、匀净柔和,属雍正窑粉色釉系中的另一名贵品种。

雍正单色釉做的最好的是黄釉,数量上不及康熙朝,然而他的特色最显著。以适量的铁为着色剂,也称铁黄,分高温和低温两种烧制方法。

黄釉彩瓷在此时期也有了较高水平的发展,特别是仿明弘治的黄釉青花花果盘、柠檬黄釉青花瓷器、鸡油黄釉绿彩器和少量的黄釉粉彩器。

浇黄釉是以氧化铁为呈色剂在氧化气氛中烧成的中温釉,创烧于明宣德,坚实牢固不易剥落,且呈色鲜润娇嫩,恰如鸡油,故又称之“娇黄”、“鸡油黄”因“黄““皇’‘谐音,故明清两代烧制之内外纯黄釉之器亦是帝后专用,弗能偕越。

雍正窑浇黄器,釉色较康窑稍浅,匀净明亮.光润无纹,呈半失透状,胎骨均极精细。柠檬黄又称淡黄,乃雍正窑创烧,是一种比浇黄更为浅淡的中温釉,其釉色鲜嫩如洗娇媚可人,釉面光洁明丽、匀净柔和,属雍正窑粉色釉系中的另一名贵品种。

雍正时期黄釉烧制水平较高,以匀凈、不事雕琢之美闻名于世。这正是雍正帝卓越审美意趣和执着追求下的产物。

高:27.5 厘米,底青花双圈内楷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款,为官窑御作。瓶盘口,直颈,颈部饰两道弦纹,丰肩,圆腹下收,近足部突起一道弦纹,足部微外撇。

此黄釉实为珍稀!此品之黄釉即完全体现出这种纯粹、高雅、修洁与宁静的内敛之美。仅以器形和釉色取胜,强调运用线条变化来装饰显凸釉色之美,彰显出雍正御瓷清秀优雅之独有品格,自有一份不可言喻之尊贵气质。

铜红釉,又称 霁(祭)红,是以氧化铜为呈色剂,在1300℃左右的高温还原焰气氛中烧成。对于烧造温度和窑内气氛的控制要求极严。历来是单色釉中烧成难度最高的品种。

明宣德以后铜红釉的烧制几乎失传,到了康熙时又有了恢复和发展,至雍正这种名贵而难度极高的釉色才达到了最成熟的阶段,烧制出华丽幽静,失透深沉,呈色均匀的雾红器。

霁红釉玉壶春瓶为清代官窑经典品种,线条优美流畅,在宫廷中常作为陈设器使用。

霁红釉玉壶春瓶历来为藏家所重。此品造型典雅,线条流畅秀美,外壁施霁红釉,釉质肥腴,釉面略有橘皮纹。

明宣德以后铜红釉的烧制几乎失传,到了康熙时又有了恢复和发展,至雍正这种名贵而难度极高的釉色才达到了最成熟的阶段,烧制出华丽幽静,失透深沉,呈色均匀的雾红器。

金红釉,又称胭脂红或胭脂水,是一种在色釉中掺入万分之一、二左右的金为呈色剂于低温彩炉中烘烤而成淡粉红色的名贵釉种。

金红釉的烧制法是在康熙晚期从国外传入,而盛于雍乾两朝。而雍正金红釉器尤以釉色鲜嫩柔和,精致动人,充满了纤巧绮丽的女性美和浓厚的浪漫色彩。成为雍正器中最名贵,最受历代藏家推崇的品种之一。胭脂红釉创烧于清康熙末年,雍正、乾隆、嘉庆、光绪等朝均有烧造,其中以雍正朝产量最大,质量最精。

它是一种以微量金(Au)作着色剂、在炉内经800℃左右焙烧而成的低温红釉。因其配方为欧洲传入,故《陶成纪事碑记》称其为“西洋红色器皿”,又因其釉色似盛开之玫瑰花、蔷薇花,因此又有“玫瑰红”、“蔷薇红”之称。

雍正胭脂红的呈色有深、浅之分,深者称“胭脂紫”,浅者称“胭脂水”,比胭脂水更浅淡者称“淡粉红”红釉。

撇口,深弧壁,矮圈足。外壁施胭脂红釉,器内及足内施白釉,内壁白釉下印饰双云龙纹。器壁匀薄、透光,器内白釉凝如羊脂白玉,胭脂红釉色近紫红底青花书「雍正年制」四字二行楷款,外加双方框。

由于这种红釉颇如妇女化妆用的胭脂之色,故又名“胭脂红”又称玫瑰红、蔷薇红、洋红等,康熙年间由西洋传入,以微量黄金做为呈色剂,在800~850﹪二次低温焙烤。

雍正十三年(1735年)督陶官唐英所撰《陶成纪事》中记载当时岁例贡御的57种釉、彩瓷器中即有“西洋红色器皿”。

从传世品看,雍正朝胭脂红釉瓷器造型有瓶、罐、盘、碗、杯、碟等,均胎体轻薄,玲珑俊秀,多数为内白釉,外胭脂红釉,极少数为内外均施胭脂红釉。

胭脂红本为珐琅彩料之一,康熙末年始见单色釉器,以金为着色剂,用吹釉之法施釉,经800℃低温烘烧而成,其色如胭脂,故名。

铁红釉,又称矾红、珊瑚红釉,是以氧化铁为呈色剂,在低温氧化气氛中烧成的一种微带橙黄的砖红色釉。

雍正时的珊瑚红器釉层薄透而均匀,有明显桔皮纹色调沉着光润精美,呈现出富丽堂皇精致典雅的宫廷气象。

珊瑚红釉是康熙时期创烧的低温彩釉,以铁为着色剂,因其釉色红中闪黄,色如红珊瑚而得名。

此品颈部细长,器形秀美挺拔,如美人娉婷婀娜,全器满施珊瑚红釉,釉色细腻匀净,鲜艳纯美。

《陶雅》谓之“华贵中之佚丽者也…..匀净明艳,殆亡伦比。紫晶逊其鲜妍,玫瑰无其娇丽。”

胭脂红虽然在康熙中早期就传入景德镇御窑厂,但是由于科技含量较高、造价较昂贵,直到康熙末期也没有被御厂普及使用。

雍正中后期,由于御窑厂制瓷的发展革新,胭脂红逐渐推广使用至众多彩瓷领域。

金红又称胭脂红或胭脂水,是一种在色釉中掺入万分之一、二左右的金为呈色剂于低温彩炉中烘烤而成淡粉红色的名贵釉种。

金红釉的烧制法是在康熙晚期从国外传入,而盛于雍乾两朝。而雍正金红釉器尤以釉色鲜嫩柔和,精致动人,充满了纤巧绮丽的女性美和浓厚的浪漫色彩。成为雍正器中最名贵,最受历代藏家推崇的品种之一。

铁红釉又称矾红、珊瑚红釉,是以氧化铁为呈色剂,在低温氧化气氛中烧成的一种微带橙黄的砖红色釉。

雍正时的珊瑚红器釉层薄透而均匀.有明显桔皮纹色调沉着光润精美,呈现出富丽堂皇精致典雅的宫廷气象。

青釉是中国最古老的颜色釉,至清雍正时,景德镇青釉瓷器的生产达到了烧瓷史上的最高峰。此时的青釉包括豆青、冬青、粉青、梅子青、蟹壳青诸种。

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载:「古瓷尚青,凡绿也、蓝也,皆以青括之。」刘子芬《竹园陶说》中说:「青色一种,常与蓝色相混。雨过天晴,钧窑、元窑之青,皆近蓝色。」「惟千峰翠色、梅子青、豆青、乃为纯青耳。天色本蓝,有时为青。」可见青釉之变化。

清代青釉瓷器之制作技术炉火纯青,凡豆青、冬青、粉青、仿龙泉釉,无不精致细腻。从传世品看,青釉康熙时为多,乾隆次之,雍正较少。

以铁为呈色剂烧造的高温青釉器,有粉青,冬青和豆青之分,颜色由淡而渐深。和以铜为呈色剂烧造的中温青瓷,有孔雀绿、瓜皮绿、翡翠绿和松石绿等,尤以后两种为贵。

此瓶造型端庄秀美,釉色莹润,釉质细腻。造型线条简练而流畅,与匀称淡雅的釉色相得益彰,为雍正官窑瓷器代表作之一。

由于雍正本人的艺术爱好,亲自参与瓷器画样与款式的策划,加上唐英担当景德镇御窑厂督陶官,使雍正单色釉瓷器获得极大成功,雍正瓷器一改康熙古拙浑厚之风,代之以轻巧俊秀之貌,器形式样多变,具有线条美,比例协调恰到好处,具高雅之美。为乾隆的工艺发展奠定了基础,提高了当时整个社会的审美观和欣赏水平。

雍正时期国力空前强盛,经济高度繁荣,祈祷吉祥富足也因此成了当时社会艺术的主流,此式葫芦瓶即为这一时期下的产物,可谓当年宫廷艺术的经典之作。

整器满施粉青釉,釉色柔和莹润,色调清新雅致,醉人心扉;器型规范端庄而优雅,线条柔美,气度雍容,尽显单色釉纯净之美,达到器型与釉色完美结合之境地。

是为雍正朝粉青釉的精品,值得细细品味。而优美的器型与纯净的釉色完美结合,堪称粉青瓷器一代之冠,完美展现了当时制瓷业冠绝古今的工艺水平。

青釉以铁为着色剂,在还原焰中烧制而成,为中国瓷器著名传统颜色釉。亦称「青瓷釉」。最早起源可追溯至商周原始瓷器其色泽有月白、天青、粉青、梅子青、豆青、豆绿、翠青等。

高温青釉瓷器是历史最为悠久的单色釉品种,历代俱有名品,但只有到了雍正,窑师们才真正成功地掌握了青釉的烧造技术。雍正青瓷色调清新柔和质地光润如玉,意境幽远,气质高华。

雍正的蓝釉有雾蓝、天蓝、天青之分,天青釉比之天蓝釉更浅色相呈淡蓝中微现青绿色,柔和,似是仿宋汝釉而来。自宋迄明代有作者,至康雍集其大成,幽隽淡永兼而有之。

宋瓷釉色纯净不事雕琢之美,蕴含中国传统的文人情怀。雍正皇帝深慕宋瓷的古雅气息,专命景德镇御窑厂以其为范本,制作了各种仿宋瓷器形和釉色的品种,宝爱有加,并以造型俊秀、釉色典雅、胎质坚致著称于世。

霁蓝是一种含百分之二左右的氧化钴的失透釉,在高温还原焰中烧成,色相沉稳肃穆,均匀滋润釉面有明显桔皮纹,与同期之霖红釉很相似。

低温蓝釉在唐代已经普遍应用在唐三彩陶器上,而高温蓝釉器创烧于元代,是以适量天然钴料作为着色剂,在1280℃-1300℃窑内一次烧成的石灰碱釉,传世品不多,因而十分珍贵。

明清两代在元代蓝釉的基础上相继创烧出霁蓝、洒蓝、回青、天蓝等新品种,主要造型都是祭器与陈设用瓷。

据资料,雍正御瓷霁蓝品种,为仿宣德宝石蓝釉烧制而成,清宫旧称「霁青」。霁蓝釉色与天坛祈年殿瓦色一致,亦为「礼天」之器,气质极为尊贵。

此瓶是雍正皇帝喜爱之物,盘口瓶造型,源自宋代,符合雍正帝对宋瓷的一贯推崇,在同类器物中,多见单色釉,亦有见青花器。

乾隆早期之「雪景行乐图」中,乾隆身后条桌上陈设一雍正造型蓝釉盘口瓶,即为此类,其用于瑞雪迎春之特殊节令,有应合天时之意。

橄榄瓶为清三代官窑中的典型器,每朝器形略异,各有特色。康熙橄榄瓶颈部较细长,乾隆的腹部较为圆润,雍正的比例则最为匀称,线条最显秀雅。

天蓝釉则是一种含氧化钴在百分之一以下的高温釉,釉面细致匀净无开片,玻璃质感强,发色柔和淡雅,清新隽永宛如雨后之蓝天。

瓶盘口,长颈,丰肩,扁圆腹,圈足。通体施天蓝釉,内及底施白釉。扁腹中间凸起一道弦纹,圈足中青花双圈内书「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款。

此瓶造型古朴,胎釉细腻,釉色淡雅柔和,如雨后晴空,予人清新悦目之感。天蓝釉创烧于康熙朝,至雍正烧造技术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单色釉瓷器既有仿古,也有创新,成就更胜前代。

雍正一朝,多成单色釉器,其中青釉烧制繁多。杰出督陶官唐英,于雍正十三年(1735)编修御窑制瓷目录,详载各式青釉品名。唐氏细研宋明瑰瓷,探究其选料与工艺,体悟其「形」与「饰」之和美融洽,并以其为范,妙思出新。

天青釉比之天蓝釉更浅色相呈淡蓝中微现青绿色,柔和,似是仿宋汝釉而来。自宋迄明代有作者,至康雍集其大成,幽隽淡永兼而有之。

通体施天青一色,尽显雨过天青之韵,釉面匀净莹亮,平滑滋润,极富天然韵致。整体器形轻盈秀美,远视宛若佳人玉立,风韵无限。近足处以浮雕手法环饰莲瓣一周,为修长的造型平添一份韵律节奏之美,饶见匠心独运。外底心以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字迹书写工整,为典型的雍正御窑款识写法。

天蓝釉或天青釉是清早期仿宋汝釉而创烧的高温釉,因其浅蓝的釉色淡雅莹洁,宛若雨后晴空,故名。

清康熙御窑烧制天青釉技术已臻成熟,至雍正朝釉色更趋匀净隽雅,成为名贵的单色釉品种。此瓶不重装饰,以造型,釉色取胜,展现出雍正时期瓷器清丽秀雅的艺术风格。隽秀的造型和淡雅的天青釉完美的结合,相得益彰,实为巧夺天工之作。

高温青釉瓷器是历史最为悠久的单色釉品种,历代俱有名品,但只有到了雍正,窑师们才真正成功地掌握了青釉的烧造技术。

雍正时期的白釉没有添加任何呈色剂,只是将胎与釉中的铁降低到最底限度,再施一层高质量的透明釉,完全依靠胎土本身的白度呈现出白色。白釉瓷器胎土的精纯度要求非常高,稍微有一点杂质就会影响釉面的纯净。

白釉是瓷器的本色釉,一般认为是最容易控制的,其实不然。因为所有的瓷土和釉料,都或多或少地含有一些氧化铁,烧成之后会呈现出或深或浅的青色调,必需把胎釉中的铁元素降低到0.75%o以下,才能烧出纯正的白色。

通体纹饰以暗刻之法,口沿下一周焦叶纹,颈部中央刻朵花纹,下段刻莲瓣如意纹和几道弦纹,肩部刻缠枝花卉纹,腹部刻施缠枝卷草纹,腹部上下模印菊瓣造型,整体格调淡雅素净,纯洁高贵。花浇形状源于对西亚铜器的慕仿,流行于明代永乐宣德时期,清代雍正时期的花浇造型虽有追慕永宣之意,但比例更显得稳重大方,和谐优雅。这只花浇不设手柄,颇为别致,且兼有瓶之神韵,更富陈设观赏意趣。

胭脂紫釉是清康熙年问由西方引进的一种以金为呈色剂的红粉低温釉,雍正时发展到极至,有深、浅两种,较浅的近乎于粉红,俗称胭脂水:较深的接近玫瑰红,俗称胭脂紫。

雍正紫金釉承宣德酱釉的优秀传统,烧制出了如此器般色泽乌亮、釉面莹润的紫金釉,展示了雍正单色釉的最高水准。

宋代时期北方窑最先烧制成功,明代宣德官窑生产出许多酱釉盘、碗等日常生活用品。

雍正酱釉继承了宣德酱釉的优秀传统,釉面肥厚,色泽乌亮。十二色菊瓣盘中的酱釉盘釉面匀净,光泽度极强。

高温紫釉是明中期创烧的一种颜色釉,主要着色剂为锰,釉中所含少最的铁和钴起调色作用。

雍正紫釉有多种颜色,最浅的紫釉其色淡粉如藕荷,最深的紫釉色深艳如茄皮,介乎于两者之问的有玫瑰紫和葡萄紫,菊瓣盘中葡萄紫釉盘,光洁莹润,紫中透红,近似于芸豆的红色,为紫釉中的精品,十分名贵。

雍正时期在继承前代的铜绿釉的基础上,研制出掺进其它金属呈色剂的各种绿釉瓷器,不仅有一般的绿釉,还有鱼子绿、松石绿、瓜皮绿、湖水绿、葱绿、龟裙绿等新釉色。

绿釉的精纯度也大大提高,色泽亮翠鲜艳,洁净透明。菊瓣盘中绿釉盘釉色浓绿发蓝,无纹片;葱绿釉盘釉色绿中闪黄,接近草绿色,如初芽之嫩葱,亮艳娇嫩:湖水绿釉盘色泽淡雅发天蓝,柔和如丝,滋润光亮。

铜金属在氧化气氛中会呈现出绿色调,明代中期景德镇烧出了亮丽的低温绿釉,但由于是直接将釉涂在没有上釉的素坯之上,釉的洁净度差,胎中的细小杂质颗粒清晰可见。

洒蓝釉又称“雪花蓝”,是明宣德时期烧成的一种高温蓝釉,因蓝釉的色地上有喷洒如水点般的均匀斑点,而称为“洒蓝”。

清雍正时期,施釉方法有所创新,先用喷吹法在瓷坯上吹满星点状青料,然后再上一层透明釉。这件洒蓝菊瓣盘釉面匀净光洁,祭蓝釉面上密集的白色斑点如漫天飘舞的雪花,精致耐看。由于人工吹釉技艺需要长时间经验的积累,故洒蓝釉制品一直十分稀少。

雍正色釉菊瓣盘向来被视为是雍正窑单色釉的代表性作品,受到收藏家们一致推崇。清宫旧藏的雍正十二色菊瓣盘,是雍正各釉色菊瓣盘中的上品。

十二件一套,盘敞口,弧壁,圈足。通体菊花瓣式,有黄、红、蓝、绿、紫、白、酱、藕荷等十二种颜色,多数圈足白釉内有青花双圈六字楷书款“大清雍正年制”。少数圈足内满釉,有釉下暗刻双圈六字楷书款“大清雍正年制”。

菊瓣盘色彩丰富、釉汁莹润,菊瓣棱线坚韧有力,体现出雍正官窑颜色釉瓷器雅、秀、精、纯的时代特征。

黄釉的华丽、红釉的高贵、蓝釉的肃穆、仿古釉的凝重、胭脂水釉的妩媚、天蓝釉的静谧、粉青釉的精纯、秋葵绿釉的鲜嫩、洒蓝釉的飘忽、窑变釉的奇妙,林林总总,美不胜收。 据档案记载,雍正十二色菊瓣盘完全是按照皇帝的御旨专门为皇家烧制的。

由于皇帝本人文化素养极高,欣赏层次不俗,故景德镇官窑能集中国古代颜色釉瓷器之大成,烧制成功数十套十二色菊瓣盘,它们典雅端庄,超凡脱俗,展现了雍正朝单色釉瓷器制作的最高水平。

雍正时期瓷器的造型,一改康熙时浑厚古拙之风,代之以轻巧俊秀、工丽妩媚之貌。器型之美,可与以纤细秀丽著称的明永乐、成化瓷器相提并论。外形上素有线条美之誉,确有增一分则拙、减一分则陋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