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瓷器市场的热点和重点:在这里

北宋汝窑圆洗,原为曹兴诚收藏,2017年10月3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以2.6亿港元的价格落槌,加上佣金共计2.94亿港元,再次创造出中国瓷器拍卖的世界纪录。为亚洲私人收藏家竞得。

但是十年后,除了少数名窑(例如:五大名窑、龙泉窑、耀州窑、建窑之类的)价格迅速攀升外,大多数高古瓷还处在不温不火的地位,价值依然低迷。

元青花、明清官窑中的斗彩、珐琅彩、釉里红等固然有自己的文化价值与艺术价值,而且距今年限较近,存世量相对较大,

而宋代瓷器存世量较小,加之,乾隆时期之前的瓷器,国家的政策规定只允许在国内流通,出口受到一定限制,

国际市场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对于国际市场而言,宋瓷的地位远远高于其他时期的瓷器。

当下,收藏市场上都是明清瓷器特别是明清官窑比较走俏,而高古瓷则难以望其项背。

收藏圈有的人认为,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目前国内收藏界对高古瓷的文化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的了解普遍不足。

高古瓷的文化艺术特征与他们的审美趣味不符,没有形成收藏高古瓷的文化氛围和审美情趣。

审美取向,这是个很重要原因,与明清瓷的华丽、秀美不同,高古瓷表现的审美趣味更多以朴拙、含蓄为主。

由于当时技艺发展历史原因,高古瓷没有明清瓷那么华丽,但是其实在高古瓷中不乏精巧、灵秀之作。

即便是宋五大名窑的瓷器,在为当时专门为王公贵胄所珍视赏玩的最高艺术品类,当时美学追求的重点仍是力求表现淡雅、洒脱的中国传统文人气质。

一些收藏高古瓷的藏家曾断言说,作为传统收藏大项的高古瓷,如今沉寂多时,其价格仍在低位。

再有就是真假难辨赝品泛滥:真假难辨、赝品泛滥所造成的收藏风险成本加大也是高古瓷市场行情遇冷的原因。

但市场上的赝品却层出不穷,真假难辨,存在较大的收藏风险,造成大多数藏家对其望而却步。

搞收藏瓷器的都知道,由于高古瓷器制作工艺相对比较简单,文饰并不复杂,因此也成为赝品泛滥的重灾区。

现在的造假者很聪明,他们用一些碎瓷片为原料,重新回炉,做个新的出来,机器无法识破,因为材料的确是“真的”;

还有一些仿品是拼接而成的,底部是真的,但上半部分是假的、新做的,即所谓的老底新瓷。

然而,在国外高古瓷的行情远高于国内,这出现了高古瓷收藏 “内冷外热”的现象。

甚至在内地拍卖市场上成交的高古瓷数量不足欧美市场高古瓷总成交量的1/3,而中高档高古瓷在内地拍出的价格也只达到欧美中档的水平。

在欧美高古瓷市场已经很成熟,也就形成了对高古瓷的价值和价格有了充分的认识。

早在多年前就有人说到,欧洲的收藏艺术品庄家正在对中国明清瓷器拉高出货,而将回笼的资金用于高古瓷器的建仓。

多年来,除去一些特定的器物,明清瓷器的买家大多是中国人而卖家大多是欧美人,反过来,高古瓷器的买家基本上是清一色的欧美人,中国人则占很小的比例。

辽代 白釉剔花花卉纹盘口瓶 ,1981年河北省邯郸市农林局墓葬出土 ,河北省邯郸市博物馆藏

北宋 新安窑白釉珍珠地划花缠枝花卉纹瓶 ,1984年河南省三门峡市区宋墓出土 河南省三门峡市博物馆藏

元代 山西乡宁窑黑釉划花莲荷纹经瓶,陕西省文物商店征集,现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不光是宋五大名窑,其他窑口的瓷器也将会乐观起来,自古收藏就是“物以稀为贵”“物品年代久远”是两大重要指标。

除宋五大名窑外,如其他如的吉州窑,磁州窑,龙泉窑,耀州窑,建窑等瓷器精品价格也在逐年上升,甚至都轻松拍出了数千万的天价。

另外,随着收藏队伍的年轻化、知识化,以及受国学教育的人们审美水平的不断提高和改变。

宋代官哥瓷器就是贵:近30年拍卖成交TOP20一览

2015年4月7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高21

.9厘米,曾在日本多次展览出版,成交价为1.1388亿港元,这是南宋官窑拍卖的

2018年10月3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南宋官窑青釉葵瓣洗”,口径14厘米,关善明博士旧藏,成交价为8135.1万港元。

2018年10月3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南宋官窑青釉葵瓣洗”,口径14厘米,

2008年4月11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底部砤刻“玉津园”的“南宋官窑粉青

釉纸槌瓶”,高22.5厘米,成交价为6752.75万港元,当时成为宋代瓷器世界拍

2019年4月3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南宋/元 官窑海棠式花盆”,高15厘米,

估价1500-2000万港元,曾由艾弗瑞·克拉克夫人、板本五郎等旧藏,成交价为

2016年6月1日,香港佳士得拍卖一件“南宋官窑十棱葵瓣洗”,口径12厘米,

2019年春拍,北京保利拍卖一件“南宋六出葵口盘(肯里夫官窑盘)”,估价

2017年12月18日,北京保利拍卖一件“沐文堂”旧藏“宋哥窑倭角方洗”,成

2014年5月28日,香港佳士得拍卖一件“南宋官窑菊瓣盘”,直径18厘米,曾

1989年5月16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 “南宋官窑青瓷六棱洗”(实际上应是

北京翰海1995年秋季拍卖会拍卖一件“南宋官窑琮式瓶”,高19.5厘米,上了

1998年12月19日,在绍兴翰海再次拍卖,成交价为1045万元人民币。

2005年7月13日,伦敦苏富比拍卖一件“宋哥窑灰青釉葵花式三足洗”,口径

2004年3月24日,纽约佳士得拍卖一件“南宋哥窑葵口盘”,口径14厘米,成

2016年12月14日,法国巴黎佳士得拍卖一件“元/明或更晚仿官窑洗”,估价

2021年6月7日,北京保利夜场《佞宋》拍卖一件“南宋官窑粉青釉折腰洗”,

口径13.2厘米,估价1000-1500万元人民币,成交价为1150万元人民币。

2010年9月15日,纽约苏富比拍卖一件“宋哥窑弦纹贯耳八方壶”,高21.6厘

2018年4月2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南宋官窑胆瓶”,高15.1厘米,成交价

2019年4月3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曾由艾弗瑞·克拉克夫人旧藏“南宋/元 官

窑八方花盆”,宽16.5厘米,估价1000-1500万港元,成交价为1217.5万港元。

2010年5月31日,香港佳士得拍卖一件“南宋官窑葵口碗”,口径14.6厘米,成交价为1141.2万港元。

1991年3月,香港佳士得拍卖一件“宋代哥窑弦纹八方壶”,高26.6厘米,成交

2018年11月29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明或更早哥窑葵瓣洗”,估价仅为8-

12万港元,成交价372万港元。后来有人发现,此件伦敦佳士得曾于1974年6月

24日拍卖,还于1962年纽约“亚洲之家”的“南宋艺术”展览。2019年12月4

日在北京保利《十面观止》专场再次拍卖,估价600-1000万元,成交价为1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