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家具上的吉祥纹样有什么寓意

早几年偶过有“中国红木家具产业之都”之称的大涌镇,进入中国红木文化博览城(简称红博城)参观。那时红博城其中一个片区正在举办一场仿明代古典家具的展销会,笔者也有幸一睹明式家具的风采。

明式家具给人的总体感觉是体态苗条、线条简练、做工精细,尤其是花纹样式,无论是天然的纹路,还是雕刻、攒斗的构件都有一种纯朴清新的风格,让人百看不厌。最近读过王世襄老师编著的《明式家具研究》一书,对明式家具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不妨借本篇在此照猫画虎,谈谈明代家具中纹样的设计寓意。

说到家具,上至帝王贵胄,下至平民百姓,无一日不用。而我们今天所说的明代家具,怕与民间日用无太多关联,只因这类家具多以杂木制成,历经几百年世故,很难再现于我们面前,就更谈不上被仿制了。所以我们的研究对象局限于以名贵木材为料,以精湛工艺打造的造型优美之家具。

明式家具种类繁多。其中椅凳类有杌、墩、凳、椅、宝座等;桌案内含香几、酒桌、方桌、条几、画案、书桌等;床榻类包括榻、罗汉床、架子床等;柜架类多为架格、亮格柜、圆角柜、方角柜等;还有诸如屏风、联橱、镜台、衣架、灯台等等杂类。本篇不一一叙述,只捡与纹样相关的来研究。

今天仍然能被人们所考究的明代家具,其主材多用贵重的硬性木材。其特点是质地致密坚硬,色泽沉穆雅静,纹理清晰美观。诸材之中,以紫檀最为致密,近中心处呈血赭色,芬芳怡人,为良好的家具用材。

黄花梨的颜色从浅黄到赤紫皆有存在,其木质坚实,花纹美好,有香味。鸡翅木的木质相对粗糙,紫黑相间,纹理往往僵直且混浊不清。

铁力木最为高大,容易得到大板,其材质经久耐用,心材暗红,髓线细腻。乌木色黑而有美丽光泽,重硬致密,为著名的美术材料。红木是现在最常见的硬木,比起紫檀,其光泽较暗,颜色较淡,质地也稍逊些,有香气,但不及黄花梨。

前面简介了明式家具的种类和主材,可知每一种硬木都有自己独特的纹理。工匠在选料的时候,总是喜欢把纹理清晰、花纹好看的材料用在家具的显著部位。例如我在红博城看到的一条约1.5长,0.5宽的仿明式夹头榫带托翘头案,就以整张黄花梨为案板面心,仅以清漆涂布。

优美自然的木纹有直有卷,一张图案浑然天成,如潺潺的水波流淌回旋,又似漂浮的岫云变幻莫测。这种不加装饰,充分利用木材本色和木质机理的处理方法,再现明式家具追求自然,崇尚质朴之风。

我国古典建筑以木料为主,体现出一种生生不息的鲜活理念。古代的匠人们将这种理念融入到家具的制作,在生活之中让人与自然得到和谐。

攒斗指的是木工中的两种工艺,攒接和斗簇,多见于罗汉床、架子床的围子和屏风、联橱、衣架的装饰。攒接工艺出现在明代早期,是用纵横斜直的短材,以榫卯的方式,将其衔接交合起来,组成各种各样不同的几何图案。

在红博城的展场内笔者看到一张仿明代正卍字围子式攒接架子床,以铁力木做床身,用紫檀木做成下面一圈围子。围子全部用横竖攒接而成,效果古朴,制作精良。每两个卍字为一组图案,每条边都有若干组,到了转角结合部每边仅留一个卍字。

整体组成的纹样既有规律,又有变化,规律中有变化,变化中又有规律。这种纹样设计与当时江南文人士大夫的儒雅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反映出儒、释、道、理学以及心学的思想相互融合的效果。

斗簇工艺是用小块木料制成各种形状统一的花片,再将这些花片按匠师的思路聚拢成各种连续的图样。如在展馆中展出的一座雕花衣架残件,虽然挂衣的主梁已经遗失,但以斗簇加工的中牌子,依旧向世人展示几百年前精湛的工艺。

这个中牌子是在架子的中间的两根横木之间用花片组成三行凤云纹样,其中凤纹样呈@形,简洁的构图将凤鸟形态飘逸和尾羽修长的特点很好地把握。

每个凤鸟纹样的上下左右各有一片小小的双卷云纹样,由于相邻两行的凤纹位置是错开的,这便形成了凤纹的四面都有一个由四片小卷云组成的大卷云纹样,整体构成了一幅凤翔云波画卷。飞凤祥云,是代表吉祥的纹样,也寓意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祝愿。

纹饰是明式家具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前面提及的攒斗纹样之外,雕刻处理在纹饰中的占比也相当高。明式家具雕刻分为阴刻、浮雕和透雕,其纹样的特点是繁简共容、线条流畅、富有生气。

雕刻的题材也相当广泛,有神兽类,如夔纹、凤纹、螭纹、龙纹、麒麟纹等等;有花草类,如牡丹、梅花、兰竹、荷花、灵芝等等;还有字画类的,如福字寿字、马上封侯、五子登科等等。以上都是些吉祥寓意纹样。

雕刻纹样并非明代才有,我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代代相承,有着极为丰富的内涵。最典型的当属龙纹样,从西周的青铜器皿传承至今,历久不衰,成为中华民族的图腾。然而明清两代对龙形制式有了明确的要求,只能为皇家所有。

以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九屏风云龙宝座为例,其靠背就有云龙纹浮雕。但见一条巨龙张牙舞爪、蜿蜒盘旋于云海之间,双眼聚焦位于正中心的龙珠一枚。整体造型大气庄严、厚重华贵,彰显至高无上的帝王气质。

在明清的法律当中,明确了龙纹的制式皇家专有,除此外官员百姓不得擅用,否则以谋反之罪论处,连制作的匠师也要一同入罪。那是不是说明间的家具装饰中就不能带有龙纹图案呢?

其实也不然,律法当中所指的龙纹制式指的是牙角鬣鬃俱全,鳞片爪尾分明的那种,而民间家具制作采用的变体龙纹就不再禁例之中,变体龙纹的特点是将龙的形态卡通化,各个部位不一定刻画的明确完整,雕工既传承了古代的图案,也可以自行发挥创作。

例如红博城展出的一张仿明式罗汉床,其围子的浮雕采用的的龙纹就在龙足和龙尾采用了转角或方形处理,看上去和龙的传统形象大相径庭,这是就是俗称的“拐子龙”。

同场展出的一张夹头榫管脚枨平头案,其两侧挡板刻有精美的俯仰双龙戏珠透雕,而在龙尾和四足都变成了卷草图样,和周围的卷草纹融合在一起,有如双龙隐于草丛间,这就是所谓的给“草龙”

除了拐子龙和草龙以外,螭纹和夔纹也是和龙纹非常接近的纹样。螭相传为为古代一种无角的龙,就明代家具中的螭纹造型而言,头和爪已不太像龙,反而吸收了走兽的形象。

从红博城展出的一张雕花靠背玫瑰椅上可以看到,居中的靠背采用了螭纹花板透雕,六条螭对称盘绕在一起,或成方形,或蜷转圆弧,头首类虎,周身不刻鳞甲,故螭纹又有“螭虎龙”之称。

说到“夔”,有的古籍上记载是蛇状的异兽,像龙而只有一只脚。笔者在红博城看到一只个仿明代高束腰浮雕炕桌,在其桌面与桌脚之间的腰线上以浮雕形式刻画出若干独脚龙形的图案,应该属于夔纹。可见中国人对于龙形纹样可谓是情有独钟。

虽说龙形为皇家专属纹样,但也给予民间采用类似龙形的纹样作为装饰的许可。龙形和类龙形纹样在明式家具的装饰中的广泛应用,折射出中国人以“龙的传人”自诩这样一个理念。

综上各种吉祥的纹样在明代家具装饰中的应用来看,可以做以下几点总结。首先除了皇室专用家具会装饰繁缛,显得富丽堂皇之外,大多数的纹样都以质朴简练为主。现存的明式家具样式多以“苏制”为主流,带有江南地区特有的人文风格和文化底蕴。

所以纹饰的应用也与当时文人雅士的思想潮流遥相呼应,既有知行合一的理性,也包容虚无缥缈的感性。

其次,通过龙纹与类龙纹的应用,肯定了皇权至上的地位,也保留了百姓对传统文化的信仰,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当时等级阶层的社会状况。

再者,无论采用的是哪种工艺,是何种纹样,其寓意都饱含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祝愿。这些愿望与精工细作的纹样相结合,通过家具这样一种日用品,世世代代地传承下去。

行业知识分享:古典家具配件图案代表哪些寓意?

传统配件造型在整体上多采用一些吉祥纹样,这些图案采用的是仿生或仿物的手法常运用植物或动物的纹样。古典家具金属配件主要有:合页、面叶、面条、扭头、吊牌、曲曲、眼钱、拍子、提环、包角、套腿等品种。

“转动”如意和吉祥,铰链的页片多以传统吉祥图案为题材。如鱼形、“万”字标志铰链。“鱼”的寓意是年年有余;“万”是吉祥标志,“万”字的笔画想四方伸展,代表着太阳四射的光芒,给人带来温暖。

“握住”金龙和仕途。拉手处在家具的醒目位置,制作更精细,内容更广泛。龙手拉手较常见,有些设计为两只相对的龙头。龙对帝王来说是权力和尊严的象征,对百姓来说是力量和美德的象征。龙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无坚不摧,不可战胜。花篮形拉手,细看为一只雕刻细致的小花篮,粗看又似一顶官帽。花篮寓意百花盛开,前程似锦;官帽寓意仕途宽阔。当你握住这样的拉手就能感到有强大的力量和美好前程。

“套住”幸福和长寿。箱扣以“福”、“寿”字题材较为普遍。组合起来就是“百年好合”、“福寿双全”等吉祥寓意。“百年好合”指一生和睦同心和一帆风顺,“福寿双全”是指幸福长寿。“福寿”组合的箱扣,一般箱扣形成寿形,在扣上镂空一个“福”字,意味福寿齐全。扣底部配上圆形如意云纹饰件,寓意福寿连绵、吉祥如意。让人们在开箱子时,就会觉得自己是在“手握”幸福和长寿;关闭箱子时,箱扣就“套住”幸福和长寿。

铜饰件。是明清家具上采用白铜或黄铜制成的各种装饰件的统称。如柜、箱、橱、交杌等家具。根据功能的要求,配置合页、包角、提手、吊牌等,不仅有适用的意义,而且因铜性光亮平滑,与木材在色泽、体量的强烈对比中发挥了良好的装饰作用,故由此形成了我国明清家具的一大特色。包角家具铜饰件。包角家具铜饰件。是用来保护家具外轮廓边角的三角形铜饰件,三个面角为等腰直角三角形。古典家具匣、箱等上下四角都有包角作装饰,形式别具一格。

中国传统古典家具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拥有非常辉煌的地位,其主要代表就是明清时期的家具精品,无论在艺术风格还是在文化底蕴方面都达到了顶峰,在世界家具文化史中拥有相当高的地位。

传统家具五金配件作为古典家具结构与装饰艺术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体现其风格特征的重要特点之一,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自然是不可估量的,它们种类繁多,工艺考究,用处很广,造型也很丰富,为传统家具尤其是明清家具增添了不少光彩。

请各位看官行行好:随手赐个表情,随心给个赞。您的手指稍微戳一戳,我的文章就能往前挪一挪。叩谢!

装修是遗憾的艺术,不能面面俱到,有错才有对。设计要注重合理与平衡,不会处处完美,有舍才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