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恽”的详细解释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是为加强网络直播营销管理,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促进网络直播营销健康有序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制定的办法

恽怎么读(恽发音)

对于“和平将军”张治中,评价说:“他是三到延安的好朋友……是真正希望和平的人。”也说:“文白先生(张治中的字)是一位没有同打过仗的军人。”

虽没有过多的表现机会,但张治中在我国近代史中也有一定的地位。他曾是黄埔系的骨干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没有和我党打过仗。1949年9月25日,正是在他的积极促进下,新疆才宣布和平解放。

光绪十六年(1890年)10月27日,张治中出生于安徽巢县的一个贫困家庭,祖父是农民,父亲为手工业者,靠劳动勉强养家糊口。

6岁时,在张父的鼎力支持下,张治中进私塾学习,共读10年而辍学,此后6年间一直四处奔波流浪,曾在安徽丰乐河镇(今肥西县)的一个名叫“吕德胜号”的商铺里做学徒,从此开始接触杂志、报纸和算数等。

在《张治中回忆录》中,他以此为人生起点。后来就是在扬州的盐务缉私营充任备补兵、安庆巡警局当备补警察等。

宣统三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积极参加在扬州发生的反清起义,于第二年进入陆军第二预备学校学习。

1917年,参加广州爆发的护法运动,先后担任驻粤滇军的连长、营长、驻粤桂军总部参谋、师参谋长等职。

黄埔军校成立后,积极拥护孙中山提出的政策,于1924年12月担任军校第3期的入伍生代理总队长、军官团团长等职,获得上校军衔。

与此同时,张治中还与周恩来、恽(yùn)代英中国人等相识、相交与合作,建立深厚的友谊。

尽管如此,因所站在的阵营不同,张治中曾多次在不同的谈判桌上与周恩来交锋。所以,他的儿子张一纯对此评价:“亦敌亦友的微妙关系!”

张一纯还说:“他(张治中)与周恩来有一个共同点……两人一生只有一位夫人!”

周恩来曾评价张治中说:“这个人很复杂,又很简单……。”对于“复杂”,不知指的是何事何物;但对于“简单”,应该就是对生活的态度和“纯情”。

张治中与旧时代的军阀官僚极大不同,在他的一生中,只娶一位夫人。1909年,娶得年仅17岁的洪希厚为妻。

尽管洪希厚因从小家境贫寒而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但张治中从未嫌弃过她,在很多重要的场合中都将她带在身边。

成为黄埔军校第3期的入伍生代理总队长,可以说是张治中事业生涯中的关键时期。自此以后,他基本上就是步步高升,直到成为黄埔系的中流砥柱之一。

一般而言,许多民国时期的大人物随着地位的提高和资产的增加,对昔日糟糠之妻的态度基本上都有变化,如蒋介石、李宗仁、张灵甫等,无不是与多位女性接触。

而步步高升的张治中与他们不一样。被调任为中央军校教育长时,他每月能领得薪水800块大洋(一块大洋约等于400元人民币),领取同样工资的同事们纷纷购置豪宅、迎娶小妾及养情人等,他则用这些钱来发展教育。

当时,一些官员认为他“不识好歹”,没有“把握好局势”,应当迎娶富贵之家的大小姐,以此来“巩固地位”和“获得更高的发展”。

张治中对此不屑一顾,认为“孩子将会不看好自己,对父老乡亲也无法交代”。正因如此,自从与洪希厚结为夫妇之后,他便一直与之相濡以沫60年,直到走向人生终点。

国共关系破裂后,张治中主动回避作战,要求调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任职,避免扛枪上阵。

随着“九一八事变”的到来,他一改前态,积极要求调回队内参与抗日战争。1932年,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他终于如愿地扛枪上战场。

在蒋介石的安排下,他被委任为第五军军长兼第87师师长,带着部队于1932年2月26日抵达上海,从18日起,正式接替第19路军的防线。

不过战斗没有发生多久,当年5月5日,随着中日停战协定的签订,战斗随之停止。

在此之前,张治中的“首秀”没有让国人失望,带着部队同日军发生十几次战斗,特别是在庙行战斗中,一举消灭日军三千余人,将日军的久留米混成旅团和第9师团的精锐部队消灭殆尽,大振国威。

1937年7月7日,抗战全面爆发,张治中再次被委以重任,担任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兼左翼军总司令,参加相当惨烈的淞沪会战。战斗基本结束后,被调往湖南接替何健担任湖南省主席。

在任一年零两个月(1937年11月20日至1939年1月17日)里,他为抗日救亡运动和促进国共合作做出重大贡献,被时任湖南省委负责人评价称:“湖南国共合作的黄金时代。”

当时,为防止长沙沦陷,来不及转移的物资落入日寇手中,推行“焦土政策”。

而这一政策执行过程中,因电台译电员误把距长沙300里外的“新墙河”写成距长沙仅5公里的“新河”,导致“11·13长沙大火”发生,张治中因此而被革职留任。

应我党要求,刚上任不久,他就将盛世才管理新疆时逮捕的我党百余名党员解救出来,并派人护送至延安。

1949年,国共再次谈判,不过最终以破裂而结束。应老朋友周恩来的邀请和建议,张治中果断留在北平,并发表《对时局的声明》。

9月,全国新政协会议火热筹办中,张治中两头忙碌,一边促成新疆的和平解放,另一边积极参与政协筹备工作。

政协会议和新中国成立大典仪式上,他全都参与了。据说,1955年军衔评定时,他也被推选为元帅的人选,不过被他委婉地拒绝。

这些并不影响他在相关部门的任职,如担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

老蒋对张治中是又爱又恨,获悉他留在北平并发表相关的文章后,非常气愤地说:“叛徒。”而在说这两个字之前,他一直都被老蒋重用。以“11·13长沙大火”为例,当时的警察局长直接被老蒋处死,唯独对他革职留用,足以见得老蒋爱护他。后来,日寇从中国撤离后,老蒋又对他予以重任,让担任新疆重要的职位。不过,他一心向往和平,没有为个人名利而战,让老蒋有些失望。

“恽”字怎么读?

从字面意思上来说,“没骨”二字,是可以望文生义的——即以柔笔作画,少骨骼少勾勒,只是用清墨或彩墨晕染,绘出来的画一派柔和,好似没有骨头,那就是没骨画了。

一个人爱画什么样的画,手腕如何下笔,全看他的趣味与偏好。趣味是天生的,偏爱某样东西也是与生俱来的,照着潜意识走,硬朗或软和,紧密或疏朗,沉暗或明亮,自会天成。

只是趣味与后天的条件紧紧相连。出生富贵的人,比起普通人家的后辈,做事说话写字一等事物,自会平添一份贵气。而恽寿平(1633 – 1690)一开头的人生,就奠定了他后来绘画作品里,那份既低调,又闪亮的黄金般的贵气。

恽寿平出生官宦之家,又是书香门第。曾祖父、祖父、爹爹、叔父不是为官,就是为学。这样好的家教,让恽寿平自幼便通晓诗律,于同龄人中鹤立鸡群。

只是他出生时,赶上明末清初改朝换代之时,时局动荡让他的个人命运颇为混乱。

明朝一灭亡,父亲兄长等誓不归顺清朝廷,于是带着还是小孩子的恽寿平,一起上战场,参加抗清斗争。战争中哥哥身亡,又与父亲走散,13 岁的恽寿平就成了俘虏,去了清兵营。

万幸的是,恽寿平打小就长得非常漂亮。纵是俘虏,也掩藏不了他的清秀与眉宇间的贵族气。加上他谈吐得体,举止文雅,与寻常人家的孩子很不相同。

更巧的是,打败他们的清军总督陈锦,正好是个没有孩子的人。眼见一个小男孩如此出挑,便与夫人收养了恽寿平,当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疼爱与教养。

这真是命运对恽寿平的格外眷顾。他若不是天生漂亮,也非官宦之家的后代,他无非也将在兵营里,与普通士兵一起颠沛,更谈不上有机会与父亲重新团聚,更不要说后来成为名满天下的画家了。

于养父母家生活不过几年,有次恽寿平随养母,去西湖灵隐寺烧香,竟然巧逢失散的父亲。

认出恽寿平的父亲先未声张,与灵隐寺的僧人谛晖一番商量之后,僧人便对前来烧香拜佛的陈锦夫人说,从面相上看,恽寿平是与佛家有缘的人,但可惜只怕命不长久,出家或能保住这个孩子可能会早夭的命运。

陈锦夫人是笃信佛法的人,为了孩子好,她认可了僧人的话,流泪将恽寿平留在寺院中离去,这样父亲才出来与恽寿平相认相见。

团聚后的父子一时也无他处可去,便于寺中生活数年,这数年间,父亲亲自教授恽寿平读书作诗绘画,给恽寿平的才气打下了大好的基础。

居住数年,待恽寿平长成了青年,父子二人才离开灵隐寺,回到江苏的老家武进。此时的家宅经过战乱,人去楼空,什么东西也没有了。

父子二人便卷起双手,重建新家园,平整土地,在房前屋后的土地上种菜、种粮食,吃什么种什么,一边耕种一边买来笔墨纸砚,照样潜心研究书画。这样的父子,真是读书人家的后代呀,种田也是一脸的书卷气,泛着一身的书香。

正是在这个为生活奔忙的时期,年青的恽寿平,认识了后来史称“四王”中的王翚(huī ),与王翚结下了深厚的交情。

王翚才情卓绝,尤擅画山水,是皇太子胤礽以“山水清晖”褒奖过的人。而当时的恽寿平由于家学渊博,绘画擅长花鸟,书法与诗文均在王翚之上,已被时人称为“南田三绝”(南田是恽寿平的名号)。二人的志趣,可谓堪堪相投;二人的才华,可说是在伯仲之间。

王翚诗文不及恽寿平,画了画就让恽寿平为他题跋。恽寿平呢,山水与王翚相比气势稍弱。

可实际上,恽寿平后期的山水画,某些方面还是超过了王翚的。不过他不与王翚相争,对他说:“你的山水已独步天下了,我是耻于做天下第二的,我还是画花卉吧”。所以他就一直画花花草草,把天下之人的花儿都比下去了,成了画花的第一。高手相争,总是相互激励,彼此得意。

我自小喜欢到亲戚家的大庭院里,采摘牡丹,取回家放在桌上闻香欣赏。恽寿平的画,可说是完全画出了我记忆中,牡丹那一派馥郁香气与雍容。

我于故宫博物院的常设展里,也曾细细品读过恽寿平的没骨画。他的调墨运笔,多在一气呵成之间,真是令人气为之夺呀。

恽寿平出生官宦之家,却是个终生没有做官的人。不是他不可以,是他恪守父兄不顺清朝的意志,不应科举,不考学士,不趋权贵,一生自在书写画画,以画为生。同时端端正正伺奉对他付出拳拳父爱的,逐渐老去的父亲。

艺术史中提到恽氏这样的为人风格,这种简单的田园生活,难免要有所遗憾与嗟叹,似乎一个人与权贵无缘,就成了人生最大的失去。俗世里仰望富贵不得的人,总以为富贵最好。他自己认为最好的,也就认定人家是不该失去的。

殊不知人间的种种取舍,对极少数出类拔萃的人,一丝思量也不必过心。疏远当朝权贵,是恽寿平的正道,即使他后来名满江南江北,有那些好名声的官员前来与他交往,他也多淡然婉拒。

要是这样的人来请他作画,他也照样不答应,以至于惹恼了请求者,要把他押下监狱以作小惩。好在恽寿平有那么多仰慕他才华、与他交情深厚的人,自有人前去替他解围,救他回家。这样的人生,在我看来,才是真得意。

中国的绘画史,将恽寿平与其时的其他五位──“四王”中的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与吴历──并称为“清初六大家”,可见他影响力的卓著。这六个人中,“四王”与吴历的传统山水成就最大,五人又多沾亲带故,几乎影响画坛近两个世纪。

可其中,惟独恽寿平是单个儿的,且以小小花卉取胜,这真是令人感到无比神奇。小小的花儿,没有气吞万象的气势,有什么可诉说的呢。恽寿平花花草草的讲究之处,究竟是好在哪儿呢?

顺着艺术史往前走,会探寻到所谓“没骨”的技法。最初的雏形,为南朝的张僧繇所创。不过因为当时它还只是艺术技法中,一个不显眼的小芽儿,历朝历代的人,还没见到它的灿烂处。

到了北宋,有个叫徐崇嗣的人,将这棵小芽儿,辛勤培育成了一棵小苗苗,比前人又稍多走了几步。

这个徐崇嗣,可说是恽寿平未蒙面的导师,是他培育的没骨画这棵小苗子,被恽寿平拿来添沃土、浇清水,让它从此花骨朵绽放,飘出异香。

恽寿平的没骨花卉,于六大家中独占一绝。它本身的艺术形式,又该从哪里去探得其中一点点的奥妙呢?

其实,在他自己所著的绘画理论《南田画跋》里,就已点出了这个技法的精髓:有处恰是无,无处恰有。不用线条勾勒的没骨,仅依着墨中水分的多少,在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之间,去晕染出花瓣花枝与花蕊,画出世间一切花卉那种水汪汪、清而有神的美样子。

恽寿平画画时特别安静、特别尽心,每天早晨起来研调好各种墨汁,便安然铺纸作画。时逢有客人前来作客,他会将纸墨一并收起,洗笔的水也要倒掉,不露一点画过画的痕迹,只与客人吟诗说话。除非客人告辞,否则他不提笔作画。

这种成空的状态,品读他的花儿时,是会感受得到的:画面雅致淡然,半点没有铿锵声与火气。又有那样的气质,于不动声色中,笔笔染着他骨子里的富贵气,却又并不喧哗。真正的富贵,就是一点儿不喧哗呀。

从恽寿平开始,没骨画就成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一种画派了,“南田派”正是这种画派的说法。也就是说,他对艺术的历史,铺设了属于他自己的那条小路,且让后人一路顺畅走来。

许多人于他的画里,得了不少的好。不仅仅是技法的好,而且是在尘世间如何养气、如何取舍的好。当然,这最后一点是不好学的,高逸的品性,没有他前面的繁荣家世作铺垫,岂能随便就养出来?!

淡泊与贵气,看似简单,其实最难。春风桃柳,看他的画是多么的润眼悦目,多么的养气。

可以说,恽寿平用自己的一生,画尽了他所能见到的每一种花朵。于他之前,没有一个人,将花儿画到这么入骨;于他之后,尚无一个人真正画出他那样的精彩,达到他那样的神气。可我居然并不遗憾他后无来者。

他的花是从生命里开出来,有他这般的神气,我们已算大有眼福,且总算知道了什么是画品中的真格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