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了故宫》王刚真敢说周杰伦《青花瓷》存明显错误没文化

12月13日晚间,北京卫视播出《上新了故宫》最新一期。在这一期当中,王刚等人来到故宫,找寻郑和下西洋带回来的瓷器用料苏麻离青。而在找寻过程当中,一位男嘉宾不经意间哼唱了周杰伦的歌曲《青花瓷》。王刚老师直接指出其中明显的错误,希望不要继续以讹传讹。这次指出,估计《青花瓷》演唱者周杰伦,和作曲者方文山,都会非常尴尬。

原来,在《青花瓷》这首歌曲当中,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这一句当中,存在了明显的错误。青花瓷并非是天青色的。王刚老师认为,天青色更接近于一种柔美的绿色,而中国古代的青花瓷,根本不是天青色的,而是蓝白的。将天青色用到歌词当中互文“青花瓷”,显然错误,以讹传讹,会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

那么,方文山在创作周杰伦的这首《青花瓷》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目前能够查证到2014年中国新闻网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题为——方文山:文字创作者需阅读,《青花瓷》灵感为青铜器。这篇报道当中说,方文山一开始想用青铜器作为歌名,但后来觉得这个东西太笨重与硝烟味道了,不适合呈现爱情。后来,就选择了青花瓷。

报道当中显示,后来方文山再选定宋朝时曾盛极一时的汝窑瓷,主要是因为它的珍稀度。因为战乱的关系,与釉料配方与烧制过程的窑变等因素,全世界现传世的汝窑珍品竟只有70余件,堪称国之重宝,弥足珍贵。但问题又来了,因为纯正上品的汝窑,只有一种颜色,就是“天青色”,完全没有任何花俏的纹饰,而且造型简单素雅,在方文山看来犹如现今极简主义大师的作品,虽有一种朴素的内涵,与经久耐看的质感,但总觉得不足以形容诡谲多变,爱恨兼具的爱情。

方文山继续表示:虽然最后还是没有用汝窑当歌词名,但我在收集写作资料的过程中,却因为一句“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的词句,触发其灵感而写下副歌的第一句“天青色等烟雨”。此话据传语出宋徽宗,因当时的汝窑专供宋皇室使用,而窑官将汝窑瓷烧制完成后,请示宋徽宗为其色定名时,徽宗御批:“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此后,天青色即为汝窑瓷钦定的颜色名。但后来方文山还是放弃用汝窑当歌名,除了因为它的特性不适用于缠绵悱恻的爱情外,汝窑的名字也稍嫌不够凄美。几经转折,最终歌名才确定用初烧于唐代至今已绵延一千多年为中国早期最具代表性的外销艺术品青花瓷。

从中国新闻网的这篇正规新闻报道当中,我们可以找出方文山的明显错误了。首先,他把汝窑的“天青色”认为也是“青花瓷”的颜色,过分混淆了,属于“文字创作者需要阅读”但没有真正仔细阅读。其次,方文山所谓的宋徽宗的诗句,也并非是宋徽宗所言,属于典型的以讹传讹。

先说汝窑的“天青色”和青花瓷。汝窑制造的瓷器,称之为汝瓷,而非青花瓷。这是最基础不过的常识了。汝瓷大多数都是天青色的,但青花瓷却并非如此。诚如王刚老师所言,青花瓷是蓝白的。

汝窑,五大名窑之一,因产于汝州而得名,窑址在今河南省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村,汝瓷位居宋代“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之首,在中国陶瓷史上素有“汝窑为魁”之称。汝窑中华传统制瓷著名工艺之一,中国北宋时期主要代表瓷器。

汝瓷釉色多样,细分有天青、粉青、青绿、豆绿、天蓝、月白等。其釉面滋润柔和、质感如玉,似酥油闪光。配釉原料主要是当地的黄金土、黑长石等,内含有三氧化二铁,加入玛瑙粉末后,和水搅拌均匀,呈乳浊状,沾到胎体上阴干,适时入窑。入窑后严格火控,窑内完全处于还原气氛,即一氧化碳之中,这个还原剂能夺取三氧化二铁中的一个铁原子,使之变成氧化亚铁,与玛瑙、长石等相融,生成新的青色化合物,便成了汝釉。由于掌控火候和胎体、釉浆配方比例及其他操作方面的差异,便形成了釉色表面的差别。

再说所谓的宋徽宗的诗句,既不是说青花瓷的,也不是说汝瓷的。在中国新闻网的正规报道当中,方文山认为“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是宋徽宗的一句诗,用来称赞汝瓷的。这也是周杰伦的《青花瓷》当中为什么出现了“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的原因。

其实,“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既不是说汝瓷的,更不会是说青花瓷的,甚至于根本不是宋徽宗说的。它是五代后周世宗柴荣为柴窑瓷器而下的最高指示。从文献极其考古资料来看,柴窑很汝窑显然不是同一处。汝瓷在宋代之前,还没有规模化烧制的可能性。那么,为什么说“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是五代后周世宗柴荣说的呢?

“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这两句诗,最早出自明代人谢肇淛(音浙)的《五杂俎》。《五杂俎》卷12记载:“(柴窑瓷器)世传柴世宗时烧造,所司请其色,御批云:‘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文中的柴世宗就是后周世宗柴荣。传说他命人烧造的一批瓷器,仿照雨过天青色,被称为“柴窑”。

因此,周杰伦的这首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不应该叫《青花瓷》,而应该叫《柴瓷》更为准确。无论是周杰伦,还是方文山,都在《青花瓷》的传唱上做了极大的助力工作。但是,他们传播的内容却是错误的。天青色的瓷器,不是青花瓷,而是柴窑的瓷器。这么明显的问题,却是不应该。周杰伦、方文山还是要多读书,免得造成这么明显的以讹传讹。谣言传起来快,但帮助青花瓷辟谣,就真的太难了。《青花瓷》这首歌,实在误导了一代只听歌不读书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