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出土“松花江人壹号”其头颅后突严重却被认为是高贵象征

在不同历史时期,国人整体的审美标准是不同的,例如在唐朝时期,唐人钟爱肥腴之美,而近现代的人更喜欢纤瘦之美。零几年的时候还曾刮起一股“方脸美”之风,现在大多数人都喜欢瓜子脸。此外,颜值不仅和脸型、身体造型有关系,还与头型有关,如果一个人的头颅骨往后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不好看的。

不仅如此,我们往往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个人是否头部遭受了什么创伤,以至于头颅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变形。头颅后突的人在当今社会算是少数,他们也因为造型独特而被特别关注。但在一万多年前东北地区的原始人部落中,头颅后突的人在部落中的地位可能是最高的,但他的头颅后突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经过人工改造形成的。

之前就有考古团队在东北松花江地区发现了一些特殊的头颅化石,其中有一颗被命名为“松花江人壹号”的头颅存在明显的后突现象。后来经过考古学家的鉴定,这颗头颅距今至少有一万年的历史了。起初考古人员还认为松花江人壹号的头颅后突是某种脑部疾病导致的头骨变形,但是他们在结合东北其他地区出土的头颅化石后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这样的头颅在当代社会被定义为畸形头颅,然而在一万多年前的原始社会,这样的头颅反而是地位高贵的象征,这是怎么回事呢?考古人员通过射线扫描等技术对松花江人壹号的所有化石进行鉴定分析,最终确定他是一位年龄大概在35岁左右的男子。而且和他同时被发现的还有其它化石,但是其他人的头颅是正常的,没有出现明显的后突。

为了揭开松花江人壹号头颅后突的谜题,考古学家专门研究了东北其他地区出土的头颅,结果发现所有头颅明显后突的人在原始部落中占据了崇高的地位,一般都是部落首领,因此他们结合松花江人壹号的年龄,推测他生前也很可能是该地区部落的首领。不仅如此,考古学家还发现这种头颅后突的现象不会出现在一般人身上,位高权重的人才有。

对此研究人员提出推论,认为头颅后突是部落首领的“标配”,一个部落的首领在自己的孩子诞生之后就会对他进行头颅改造“手术”。这种手术并非真的动刀开头颅,而是继承者还处于婴儿期的时候就给他的头部绑上布带,让继承者从小绑到大。在这个过程中,头颅遭到了挤压,就会不断地朝着挤压的方向发育,于是就出现了头颅后突明显的情况。

可能很多朋友看到这会为原始部落里大多数普通人感到庆幸,因为他们生下来不用接受如此残酷的改造。实际上这是人类原始文明中的糟粕,就像封建时代对女性的裹脚一样,幸运的是历史终究让落后的文明淘汰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美中情局:,不是“北京会不会使用武力”,而是“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使用武力”!

作为玄奘寺主持传真大师李义将和美容店老板娘相交二十多年,并且还是美容店的常客

信阳拆除市委市政府大院围墙,市民游览,市委书记蔡松涛:这是一个正常的工作,没有什么稀奇的

M2版MacBook Air体验:平衡性能与便携,Air也变「Pro」了

“夏都夜游计划”已启动 哈尔滨市推出凉爽夏季夜游线路

车辆继续行驶,前方到达夜游第四站——滨洲铁路桥。 作为一座百年老桥,它不仅是松花江上较早的铁路大桥,也是哈尔滨有名的跨江大桥。 现已退役的大桥虽然不再有火车呼啸而过的震撼场景,但大桥的身影在夜晚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 桥面上铺设了玻璃栈道,成为了这个城市独特的风景。

夜游的第五站,最后一站让我们乘坐观光索道,跨越松花江。一起在70余米的高空中,伴随着晚风送来的阵阵凉爽,通过360°的全景视野,将哈尔滨尽收眼底;无论是夕阳西下的松花江,还是夜幕降临后的万家灯火,都能一览无遗。预订一次星空夜宴,在独特的索道轿厢中用餐,感受被星空包围的浪漫氛围,生活需要情调,更需要浪漫,约上你最重要的人,伴随着斜阳清风,将甜蜜时光永久留于心间。

在此,我们也发出倡议,广大群众要继续绷紧疫情防控这根弦,牢固树立“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第一责任人”的理念,规范接种疫苗,坚持“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不聚集”。密切关注疫情动态,如与阳性感染者活动轨迹有交集,或14天内有国内中高风险地区、涉疫地区旅居史的,立即主动向所在社区(村屯)、工作单位报备,并配合落实防控措施。如出现发热、干咳、乏力、咽痛、嗅(味)觉减退、腹泻等症状,请勿自行服药,需佩戴口罩尽快到就近的医疗机构发热门诊排查和就诊,就诊过程中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并主动告知旅居史、接触史。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